信仰宝库
圣经阅览
简体版圣经 灵修版圣经 新译本圣经 思高版圣经 吕振中译本 英文版圣经 韩语版圣经 拼音版圣经 原文版圣经 多语言圣经
圣经朗读
旧约朗读 新约朗读 圣经故事
解经释经
圣经研究 圣经讲义 旧约注释 新约注释 圣经综合 查经资料
经书下载
圣经下载 释经下载 灵命书刊 神学书刊 婚姻家庭 主仆文选 其它资料
灵修资料
灵修分享 信仰栽培 故事比喻 生命交通
教牧书刊
造就灵命 主仆装备 神学其它 婚姻家庭 问题解答
牧者讲章
证坛讲章 受难圣餐 基要真理 复活节讲章 感恩节讲章 圣诞节讲章 唐牧师专栏 释经讲章 讲章精选
诗歌赞美
赞美之泉 赞美诗选 迦南诗选 节日诗歌 其它诗歌
图片收藏
经文图片 教堂图片 诗班图片 景色图片 花草图片 综合图片
忠仆侍奉
传道侍奉 认知侍奉 侍奉方法
主日学习
课程资料 其它资料 资料下载
福音幻灯
生命系列 综合系列 讲章系列 诗歌系列
神仆文集
史百克 江守道 众主仆 刘志雄 黄迦勒 时代教牧
主恩见证
生命重生 奇妙主恩 生活职场
教会视频
诗歌视频 节日视频 其它视频 经文诗歌 讲道视频
生活乐园
衣食住行 生活常识 健康知识 家庭救护 儿童宝宝 幽默开心 生活综合 婚姻家庭
综合长廊
常用对联 综合其它 辨析异端
好消息TV
好消息一台 真理造就台 CGNTV中文台
其它信息
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四章:新的逼迫和试炼(二)

时间:2018-10-30  热度:

 四、新的逼迫和试炼(二)

 
文革中,我母亲仍然到处看望弟兄姐妹。通常我在生产队里参加劳动,门常是锁着的。房子的门不知道有多破,有时村里的人把门板抠下来,爬进屋里找水喝,然后把喝剩下的水泼到床上又钻出去。有时他们把锁里塞进东西,使我干活回来无法开门。虽然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但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心里总是先有一阵不高兴,随后才变为感恩。这次我开完会回来,发现门锁被人砸坏了,却连一点不高兴的影子也没有,居然在原来的喜乐上更增加了喜乐,内心充满无法形容的喜乐。
 
有一天,村里的一位村民,竟然青天白日当着我们的面,公然砍我们房后面的小树要当锨把用。当时我母亲正在屋里做饭,听着人咚咚咚砍树的声音,非常生气,说我无能,让人这样欺负也不说话。她每生起气来就唠叨,陈芝麻烂谷子反反复复没完没了。我想劝她她也听不进去,只好将劝她的话写成打油诗给她读:
 
“神子之心在天国,绝不在世争尘灰;生死祸福都任主,彻底顺服旧棚拆。一旦不忍动人意,圣工败坏灵受亏。说什么事在人为,主家事主负全责! ”
 
好像这些话带着属灵的权柄,她读了之后,马上顺服下来,什么话也不说了。
我的脾气是很不好的。虽然我从小不骂人,但是也不能忍受别人骂我,在这方面特别骄傲。我最敏感、最不能忍受的是人辱骂我的父母。有一天我下地去劳动,母亲要去集市买东西,我们正好一起走。在路上,迎面遇到了生产队下地劳动的社员们,其中有一个人,忽然极其无礼地当众大声呵斥我母亲说:“你到哪里去?!”母亲回答说去集上。他就污言秽语地破口大骂,厉声喝道:“为什么要去赶集!”“买东西!”“你为什么要买东西!”又喝问:“早上吃的什么饭?”母亲回答说做的面条。他又大骂着说:“为什么要吃面条?”这个人我们从未得罪过他。我想这样一个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人,当着我和众人的面跳出来毫无道理、毫无原因的辱骂母亲,一定是神在试验我。
 
这时,我检查自己里面,发现天然老我的暴躁个性,不知道哪里去了,竟然毫无反应。我定眼看他,又看看周围其他的人,在感情上一点儿也不觉得他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丝毫也没有不喜欢他的感觉,反而觉得对于这人应该更加爱怜。
 
那时候年轻,我干活比别人快,每当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后,就去帮助别人。以前帮助人,总是帮助那些自己有好感的,对于那些总想少干点活,多占别人便宜的人,我很讨厌,不愿意和他们在一起。现在却不一样了,越是不喜欢的人,我就越去爱他,还有那些被人看不起的,我都特意接近他们,帮助他们,当着众人学习服侍他们。在每天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事上,我都看为是主给我的极宝贵的机会,来表明他的真道,所以我凡事灭绝自己的意思,冲着肉体不愿意的去行,为要行在神的旨意之中。我察觉不出自己里面有旧生命的活动,一切都是主在我身上作事。保罗的那句话不时从心里涌出:“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2:20)。
 
我母亲的奉献和施舍,从来是不顾自己的,也似乎是没有节制的,甚至连家中仅有的食物也不留下。有时家中只有一个烧饼,她也强留弟兄姐妹吃了再走。
有一年圣诞节(节前还是节后已记不清),我们全部的口粮只剩下了三四十斤大米。临朐耶稣家庭的老人赵炳昌大叔捎信说想念我。神的仆人要见我,冒多大风险我也要去的。家中没什么东西,我对母亲说,我要带点大米奉献,母亲让我全部带走。我想,如果现在绝了口粮,到明年麦收还有半年多时间,这半年多怎么办?我问母亲:“如果一点粮食也不留下,这半年多我们吃什么呢?”她说:“主看我们饿着好,我们就饿着,主看我们饿着不好,他就会为我们预备”。
就是这样奇妙!码头村的连普哥突然给送来十多斤玉米(弟兄姐妹无人知道我们家中绝了粮),我们母子二人一个多月才吃完。虽然没有粮食,但家中从来没有揭不开锅过。有时干活从地里回来,就顺便拔点野菜煮来吃。
 
母亲不在家时,我也不怎么做饭。不知谁送来点玉米面,我就喝点稀粥。生产队里脏活累活,总是让我去干,我也总是抢别人不肯干的活干。村里的社员看我在队里总是干脏活累活,又不知道听谁说我在家没有饭吃,只喝稀粥,都非常心疼我,暗地里给我送吃的。他们不知道,我这样的生活是多么喜乐。多年后,那些给我送食物的社员全都信了主,有的现在还在教会服侍主。
 
无论多么恶劣的环境和形势,都没有影响母亲到处看望弟兄姐妹,她挂念弟兄姐妹。每当她不在家,几乎全村的人都会知道。家里只有三间破屋,既无大门,又无院墙,凡是下地劳动的社员都要从门前经过,只要见到屋门锁着,就知道母亲去传道了。因为母亲一直是这样的,人们也就不当回事了。那年我已十九岁了。过去年龄小,大家不说我什么,现在大了,只要母亲不在家,他们就说是我派她出去传道的。我母亲一点也不管这些,我却天天提心吊胆。
 
在批判会上,他们说:“大家都在忙着抓革命、促生产,你倒让你母亲到处传道!”命令我马上把母亲找回来,还要我推着个粪车,顺便给队里拾粪,一边拾粪,一边找人。母亲出门,多半不说她去哪里,根本就没有目标,我到哪儿去找?找不到又怕村里不依,我感到非常为难。几天后,我从孟家村找到了她。孟家村离家十来里路。人找到了,她却怎么也不肯回来,说工作还没有做完。我知道她不回来对我非常不利,不知如何向村里交待。过去遇到这种情况,我肯定急坏了,会对母亲很生气,但现在我愿向主顺服,向自己死,毫不考虑自己的处境,只以顺服神所安排的环境为乐。我什么也没有说,任凭她去做任何的事,真是满有喜乐。
 
《启示录》中主在给士每拿教会的信里说:“那首先的、末后的、死过又活的说: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启2:8、9),看来,神对他儿女的试炼,往往是多方面的,“仇敌好像急流的河水冲来”(赛59:19)。士每拿教会的试炼有三:环境方面的是患难,经济方面的是贫穷,而精神方面的则是毁谤。我当时的情形也是如此,除了环境的逼迫,经济方面的试炼,还有精神的压力。
 
那时,一面急着找我母亲回家,家里又几乎绝了粮。其实,那一年村里人也是家家缺粮,所以上面拨下了救济粮。因为数量有限,会上每家不但抢着报,而且都希望多报一点,只有四类分子的家庭不让报。我们虽然挨整,家庭成分却是贫农;虽说是贫农,在别人眼中却比四类分子强不了多少,我不知道该不该报。我想我们缺粮不仅是因为分得少,更是为着主的缘故,既然是这样,就不依靠这些,所以一直不报。最后,干部见我不报,主动地问我报多少,我只好报了五十斤瓜干,这是全队最少的数目。没想到我回去后,村里没有让我知道,给我改为很高的一个数目(由于年久,具体数字已经忘了)。没想到在那种情况下,村里人还刻意照顾我们,说明他们内心对我们还是友善的。
 
这一段时间,我的祷告全是说不出来的叹息,我整个的人进入了一种与主面对面的灵交。我的生活成了一种凡事谢恩的生活。凡临到我的,没有一样不是最美的,没有一样不是最好的,没有什么事情不是最喜乐的。我分不出什么是羞辱什么是荣耀,什么是苦什么是甜。越是羞辱越是荣耀,越是损失越是无比的得着。人看为最苦的事情,在我却是最甜蜜的事情。我为我经历的一切软弱感谢主,为一切的失败感谢主,为一切的“苦难”(这是按照别人的说法,我却至今没有想出哪些可算为“苦难”)感谢主。有时工休回家吃饭(尤其是农忙时节,大家都有家人送饭在地头上吃饭,我在坡里不必送饭),锁里被人塞满了东西,门打不开,越打不开门,心里越喜悦。下雨的时候,越是满屋漏雨越是心里充满喜乐。越是这样,越是深感自己不配,因为知道忍受这一切是为着谁。有时从外面回来,从远处看着那几间破烂不堪的房子,心想:如果有人用皇帝的宫殿来和我交换,我也绝不换给他;就是把全世界最好的房子都给我,让我离开这里,我也绝对不肯。我面前的这个房子是世界上最好的房子,给我全世界我也不换。这是主的家,是我和主同住的地方。
 
以前我只知道圣经是神的话,现在却看到,我们经历着的一切(无论内在的还是外在的)就是圣经,整个大自然就是圣经。似乎感觉我看天,天在向我说话;我看地,地也在向我说话,万物都在向我说话。树上的每一片叶子,地上的每一块土块,墙上的每一块瓦片,都在谈论神,讲述神的道。真是奇妙。我觉得,一个神的儿女,在地上的一举一动都和天上连在一起。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看见,使我惊奇,使我感慨万千。这就是我们作为宇宙之主——天父上帝的儿女,也许在人眼中算不得什么,但在宇宙之中却是了不起的,一举一动都会“惊天动地”!因为无不牵扯主的荣耀,无不牵动天父的心意!同时,也无不引起天使和鬼魔的高度关注。正如圣经说的,人看我们如万物中的渣滓(林前4:13),神却看我们如他眼中的瞳人(亚2:8)。
 
这感觉、这看见,使我敬畏,使我敬虔,使我一举一动不敢随便,不敢掺杂己意,因为我知道除了世人在看,更有上帝在看,天使在看,魔鬼也在看!
我不知道“祸”与“福”有什么区别,也分不出羞辱和荣耀的区别,因我不以世界上的福为福,不以世界上的祸为祸,不以肉体所受的羞辱为羞辱,不以肉体的荣耀为荣耀,也不以地上的好处为好处。我想,就是有人将全世界都给了我,我也丝毫不会因此而喜乐。我只求主的心得到满足。我相信,一个爱主的人,只有让主从自己身上得到满足,自己才有满足可言,只有让主从自己身上得到喜悦,我们才有喜乐可言。若不是让主在我们身上得着满足,即使得到全世界也毫无喜乐可言;只要让主得到喜悦,哪怕失去一切,仍然是我们最大的喜乐。
那时候我写给人的一封信,题目是《顺服》,其中一段话可以说明那时的光景:
 
一个爱神的人,他所求的益处是什么呢?他不爱世界,也不爱世上的事;他不爱自己,也不求自己的益处。他并不以属世的好处为好处,不以肉体的福为福。那么,爱神之人的益处是什么呢?就是要在这必死的肉身上活出基督的生命,行出神的旨意来,叫神得着荣耀,叫别人从我们身上得益处,让主从我们身上得到满足。这就是我们的益处,是我们最可喜乐的。
 
万事都可以利用来荣耀神,万事都可以利用来成全神的旨意,万事都可以试验我们的心思意念。看吧,在这个世代中,该献上的献上了,该站住的站住了,该跌倒的跌倒了,该退去的退去了。看哪,主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诚实的籽粒要归仓,糠秕要随世俗的潮流而去。诚实的和不诚实的,籽粒和糠秕要分开。
 
我们凡事都不可发怨言,而要凡事谢恩。因为凡事都是神在试验我们,看我们是否真的爱神。爱神的人,凡事都是他的益处,都可以使他喜乐。没有一件被他看为对自己不好的事,凡事都好、都是最好的。人如果不爱神、不体贴神的心意,就会发怨言,就不能从中得益处。神要我们得属灵的益处,有人却要得属世的东西。但我们的根基是立在基督的磐石上了,雨淋啊、水冲啊,任凭他吧!我们都要靠主站立得住。要跌倒的就由他跌倒吧!要兴起的,就兴起吧!快要来的主啊,请来吧!我们等候你。我想,若不为我们的需要,撒旦早就被扔在无底坑里了……
 
每当被羞辱的时候,我就觉得没有什么比羞辱更好的,不但是好的,而且是最好的,羞辱越大越好。因为“神使我作了民中的笑谈……”(伯17:6);“连小孩子也藐视我。我若起来,他们都嘲笑我。我的密友都憎恶我;我平日所爱的人向我翻验。”(伯19:18、19)在不时地讥刺嘲讽中,自己深处隐藏的骄傲、自尊,一次次受到坚实地打击,就像顽石被击打一样。我欢迎这样的击打,宝贝这样的击打。每当内心痛苦的时候,就感到痛苦最好,越痛苦越好,我甚至爱上了羞辱和痛苦。真像那首诗歌说的:“我爱你的羞辱,比全世界更美,受辱的主啊,我愿跟随你”。无论什么事情,临到我的无一不是最好,无一不是最宝贵的,都成了我最大的喜乐,无比的喜乐;无论什么,都是我最宝贵的恩典,无比的恩典。
 
因为知道神在管理万有,也知道他在管理万事,那么,一切事情的发生必然都是经过他许可的。既然是他许可的,就一定是他同意的,他看这样对我合宜;既然他同意,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只有顺服。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是他愿意的我都愿意,只要是他喜欢的我都喜欢,哪怕是我最不喜欢和最不愿意的,不论事情是好是坏,是得是失,是荣是辱,我都无条件顺服!
 
我之所以“愿意”,不是因为我愿意,而是因为他愿意;我之所以“喜欢”,不是因为我喜欢,而是因为他喜欢!神是我感谢赞美的中心、主题和全部。我无法表达心中的甜蜜、心中的滋味,无法形容心中的喜乐,只有从心底到全人不断湧溢出难以抑制的感谢和赞美。不但为他赐的恩典和在我身上显的能力感谢赞美他,更为自己的软弱和曾有的失败感谢赞美他,为我所经历的苦难、羞辱和肉体一切不欢迎的事感谢赞美他。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他,他也使我摸到了他的心意。
 
奇妙的事又发生了,忽然之间,我感到全部圣经都向我敞开了。一下子,我好像明白了圣经的全部,不是逐渐的,而是忽然之间,一下子全明白了。当然,这不是指理论知识和背景等方面的明白,而是因为摸着主的心意,体会到他藉圣经所要表达的意思。日后虽然从知识方面,比那时候丰富了许多,但至今所传讲的主要的信息,还是那时候所看见的。
 
神的话是要向我们表达他的心意和目的;人懂得他的心意,就可以懂得他的话语。圣经说:“他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精意或作圣灵)”(林后3:6);“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2:5)。圣灵就是精意,叫我们凡事体贴神的心意,不体贴肉体的意思。神说话的心意和目的就是圣经的精意。“谁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导他呢?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了”(林前2: 16),人懂得那一位圣经的原作者(神)的心意,就能明白神的话语。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