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阅览
简体版圣经 灵修版圣经 新译本圣经 思高版圣经 吕振中译本 英文版圣经 韩语版圣经 拼音版圣经 原文版圣经 多语言圣经
圣经朗读
旧约朗读 新约朗读 圣经故事
解经释经
圣经研究 圣经讲义 旧约注释 新约注释 圣经综合 查经资料
经书下载
圣经下载 释经下载 灵命书刊 神学书刊 婚姻家庭 主仆文选 其它资料
灵修资料
灵修分享 信仰栽培 故事比喻 生命交通
教牧书刊
造就灵命 主仆装备 神学其它 婚姻家庭 问题解答
牧者讲章
证坛讲章 受难圣餐 基要真理 复活节讲章 感恩节讲章 圣诞节讲章 唐牧师专栏 释经讲章 讲章精选
诗歌赞美
赞美之泉 赞美诗选 迦南诗选 节日诗歌 其它诗歌
图片收藏
经文图片 教堂图片 诗班图片 景色图片 花草图片 综合图片
忠仆侍奉
传道侍奉 认知侍奉 侍奉方法
主日学习
课程资料 其它资料 资料下载
福音幻灯
生命系列 综合系列 讲章系列 诗歌系列
神仆文集
史百克 江守道 众主仆 刘志雄 黄迦勒 时代教牧
主恩见证
生命重生 奇妙主恩 生活职场
教会视频
诗歌视频 节日视频 其它视频 经文诗歌 讲道视频
生活乐园
衣食住行 生活常识 健康知识 家庭救护 儿童宝宝 幽默开心 生活综合 婚姻家庭
综合长廊
常用对联 综合其它 辨析异端
好消息TV
好消息一台 真理造就台 CGNTV中文台
其它信息
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九章:爱真娘(一)

时间:2018-11-07  热度:

九、爱真娘(一)
 
爱真娘老家是昌乐,当地人都称她鞠三姑或鞠师娘。她从年轻时就入了耶稣家庭,在当地教会比较有名。她开始似乎是在临朐入的耶稣家庭,耶稣家庭解体之前,她和丈夫郭全德从华山耶稣家庭被调到苌庄耶稣家庭,在苌庄耶稣家庭分的家。分家后,她住在礼拜堂的里间屋,外间两大间仍然供聚会用。

她虽然一生传道,却有一个最大的失败,就是脾气非常大,非常怪异。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事就惹到她了,而且她一旦发起脾气来谁都帮助不了。尽管她常常苦苦苛待己身,昼夜祷告,希望以这种方式求得得胜(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却始终不晓得信靠的真谛是安息, 得救的秘诀是安息。圣经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赛30:15),又说:“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弗2:10)。我们既是他的工作,得胜的秘诀当然不是凭着自己作什么,而是完全让主来作,这就叫安息。

我小时候,爱真娘非常疼爱我。别人常说,她虽然脾气大得不得了,但无论多么生气,一看到我,马上就不生气了。我在她身边长起来,从我刚刚记事,就常常听她给我讲耶稣。我四五岁那年,已经知道了一些基本的信仰真理,现在想来,虽然简单,却很全面,也很准确。例如神是怎样的一位神,天地万有是神创造的,亚当是如何犯罪的,主耶稣如何为我们的罪钉十字架,并从死里复活升天,以及他还要再来,天堂地狱永生审判等等,都是她根据圣经讲给我听的。这些对我很重要,为我一生的信仰奠定了基础。

爱真娘非常能祷告,每夜都有几个小时的祷告。我记得她每年过完春节就开始禁食,有时禁四十天,有时直到复活节的早晨才开饭。我六岁那年,她丈夫全德大爷去世了。那时正值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的三年灾荒时期,济阳商河一带饿死了很多人,不少村饿死的人数大约在一半以上,活着的人只好出来讨饭。德恩姐是济阳县垛石桥邢家村人,她村里的人饿死了一半以上,活着能走动的,多出去讨饭为生。最后村里人死了,居然找不到人埋葬。她丈夫也饿死了,被发现的时候,趴在石碾上。她丈夫去世后,她只好带着儿子出来讨饭。因为她信主,所以找到了苌庄教会。爱真娘无儿无女,孤身一人,就收她为义女。从此,爱真娘、德恩姐和她儿子,三口人生活在了一起。

虽然爱真娘的脾气非常怪异,谁也无法忍受,更无法劝阻,德恩姐却对她非常孝顺。她和儿子都能忍气吞声,多年来一直和爱真娘一起生活。

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以后,各处都在纠斗“牛鬼蛇神”,圣经也被红卫兵当作四旧没收并付之一炬。当时公社召开万人大会批斗“牛鬼蛇神”,通知教堂里的人都要去参加。大家眼见一对九十多岁的老年夫妻,被红卫兵押到方桌上,方桌上面加上椅子,然后让他们高高地站在椅子上面供大家批斗。他们根本爬不上去,被弄上去也站不住,可红卫兵还是批斗他们,让他们双双跪在方桌上面的椅子上。听说他们批斗完之后,回到家第二天老头就死了,不几天老太太也死了。

后来听公社里有人说,教堂里都是些“牛鬼蛇神”。德恩姐见情况不妙,就和儿子回了济阳。德恩姐不但把爱真娘看作亲生母亲,而且以她为救命恩人。她想把爱真娘接回家,将来为她养老送终。爱真娘也非常害怕,于是同意去济阳。

村里当然希望她走,以免老来成为村里的负担。但同时又发出话来:她走可以,能带走的东西可以带走,带不动的东西一概不准弄走。意思是房产不能动。由于当时形势紧张,她为了顺利脱身,只好就这样走了。这才有了前面讲过的,后来村里以破四旧为名拆除教堂的事情。

爱真娘临走的时候,村里一信徒(就是我第一次受逼迫的时候,公社派来劝我不要信耶稣的那一位)说爱真娘家里有什么什么家具(耶稣家庭解体时分到的)是她家过去奉献的,她要留下,不然就去公社告她剥削,告她天天讲爱主就是为着剥削,意思是要人奉献东西给她。我母亲知道爱真娘脾气大,怕她受不了闹出事来,也因为她不几天就要离开了,非常不舍,天天和她在一起,不住地安慰她,劝她什么也不要争论,别人要什么都给他。她终于这样做了。

她走后,我几乎每年都去看望她。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十三岁。那时候不通车,八十里左右的路程,走一天的时间才到,走到最后,几乎一步路也不想走了。

爱真娘到了济阳,还是经常闹脾气,闹起来几天几夜不吃不喝,骂德恩姐是骗子,故意把她骗来是为了气死她。德恩姐百般忍耐、百般迁就,从来不向她反嘴,日久天长终于被她折磨得一病不起。临朐炳昌叔劝爱真娘,说她一个奉献的人,因惧怕环境离开苌庄教会去投靠人,走的是一条失败的道路,希望她再回苌庄。炳昌叔知道她无任何亲人,而且教会除了我和我母亲住的那二十多平米的破厨房,什么也没有。他有心要见见我,看我能否收留她。

那时炳昌叔并不认识我,不过听说过我。他走到济南,到了一位当时弟兄姐妹最尊重的神的仆人家里,询问我的情况。那位神仆的妻子却说:“三元办了个丢人的事,他偷村里的树木要盖屋(指前面讲过一九七三年要建房的那事)。为着这事,人家整他。”这话很快传到了我耳中,我心里立时充满了喜乐和感恩(过去听见这话肯定心里会先不高兴,就是很快变为喜乐,也得有一点对付自己的过程,但这次一点也没有)。

这些话分明是村里的人逼迫我们的时候随口捏造的,连不信主的也没人当真,他们怎么也这样说!这是第一次有诽谤的话来自主内弟兄姐妹的口,而且是最被信徒尊重之人的口(前面提到,向主交托一生的全部主权让神自行其是管理,又顾虑到神会允许弟兄姐妹变心,尤其在意神的仆人对自己是否认可,主要想到的就是这位)。我相信他们不是故意的。

后来知道,这是因为苌庄附近的村里一位所谓的“传道人”,见他们关爱我们而产生了嫉妒,向他们进了谗言(后来,这人多次给政府部门和公安部门写信诬陷我)。实际上,外面的逼迫还未结束的时候,教内的谣言、诽谤和攻击就已经开始了。到了后来,教外的逼迫刚刚结束,教内的谣言、诽谤则愈演愈烈,并且远比外人恶毒、不可思议。不同的是,外人在大会上所讲的那些话,世人都知道是无中生有,没有人信,但从信徒最尊重和相信的人口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对于远处和不熟悉的信徒,会给他们种进一些成见。

听说炳昌叔希望见我,我知道他也是为主的名受管制而不得自由,就冒险去了临朐。在以往的经历中,我写了一些日记和灵感记录,晚上睡觉之前,炳昌叔让我把这些日记和短文读给他听。他听后说:“我觉得我们里面是完全合一的,领受完全相同,就像一个人一样。”

大约一九七七年,我把爱真娘接回了家。

那个时候,我接她回来真的冒了极大的风险。文革虽然已经结束,别处的逼迫都已经停止了,但苌庄的逼迫却一直持续了几年。当时,接待段成勋弟兄那事还没完,市里调查我的工作组才走不久。他们给我罗列的“罪状”是“至死不离教堂,以宗教名义进行反革命串联,妄图发展教会”等等。爱真娘从前住在礼拜堂里,一直负责带领信徒,村里的人都把她当作原来苌庄教会的“耶稣头头”。在这样的节骨眼儿上,我又把这个“耶稣头头”接回来(她与我非亲非故,这么做单单是因着信耶稣的关系),这不是复辟教会、发展教会是什么?这不是故意向政府叫板是什么?我想,上次他们没有抓我,说不定这次会把我抓起来。然而,尽管我心有余悸,充满担心和忧虑,但我却不能选择为自己考虑,只能选择遵行神的旨意。

爱真娘回来之后,非常高兴,也非常感恩。一九七八年,她的外甥女——名叫“悔改”的姊妹接她去了昌乐。

德恩姐的病越来越重。我知道她多年受到很大伤害,非常渴慕回主的家看看,于是趁着爱真娘不在,把德恩姐接来住了一段时间。大约一九七九年,德恩姐在济阳去世了。那时爱真娘已经八十岁了,她在昌乐住了几个月,悔改姊妹和一位名叫玉洁的老姊妹把她送了回来。我向来知道爱真娘对玉洁姊妹非常爱戴。因为玉洁姊妹在文革中为主名忍受了极大的逼迫和苦难。红卫兵逼她否认主的名,逼她说不再信耶稣,她不肯说,浑身被打得多处骨折,有四条肋骨被打断,身子一动,骨头的断裂之处就会有声响。即使这样,那些人对她的逼迫丝毫没有放松,每当开会,就用抬筐把她从家里抬出来,抬到台子上进行批斗,一边斗一边殴打,逼她否认主的名。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打,怎么批斗,她只有一句话:“我不能不信耶稣!”

这些都是过去我从爱真娘那儿听来的。她每次讲起这些,常是一面说,一面涕泪交加。应该说,她对玉洁姊妹不是一般的爱戴!据我从小对她的了解,爱真娘虽然脾气大,非常怪异,可她对于两种人,却格外尊敬和爱戴。一是被她认定为真正神仆人的,二是为主的名受过逼迫患难的。所谓被她认定为真正神仆人的,当然不是指仅仅会讲道的,而是爱主,生命老练有深度、肯背十字架、被神使用的人。每当提到这些人的名字,她立刻会肃然起敬,非常谦卑。对于那些为主的名受过苦、受过逼迫患难的人,她会特别爱戴他们。我从小到现在,很少见过像她那样的脾气,对人的态度反差这么大的!

就是这样一位老姊妹,自从进了家门,爱真娘就一直在咒骂她们,不住地说:“主啊,赶快让她们死掉,回去的路上让她们折断腿,都被汽车撞死。”我听她这样咒骂她们,非常惊讶,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说老人家在昌乐就经常这样,光闹脾气,没有人能伺候得了,最后大家拿她没有办法,都说快把她送回苌庄。就在回来的路上,经过法院门前,她还跑进去乱“告”了一通,说她们带着她走是为了要害她。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那里是法院的。

过去大家不能聚会,现在形势有了变化,每天都有许多远远近近的弟兄姐妹住在这里。晚上聚会,当我讲道的时候,她就坐在我的跟前,仰着脸看着我,我在上面说她在下面说,我大声说,她低声说,我讲多长她说多久,而且说得很难听,一句好话也不说。劝她住口她根本不听。大家都是存着渴慕的心而来,非常珍惜听道的时间,每句话都想听清楚,遇到这种情况,讲道听道都很受干扰。我怕弟兄姐妹灵性不得益处,非常着急。不但如此,聚会结束后,她对大家说:“你们别看三元讲得挺好呀,这是他看你们来了装出来的。你们走了他就变了,虐待我,老是嫌我不死。”

弟兄姐妹知道她是老传道人,对她说的话虽不相信,但也觉得一定有什么隐情。吃饭的时候,道真给她摆上饭,她就对大家说:“你们看看,她看你们来了,就当着你们的面给我端饭吃,你们走了之后,他们不但不给我饭吃,还老是嫌我不赶快死。”过后她自己也非常后悔,说那完全是魔鬼做的,她不由自主地说了那些话。

除此之外,她还赶我们全家走,说房子是她的,是有全德大爷的时候盖的。大家说,你的房子早已被村里拆了,这房子是刚盖的。她听后抡起拐杖就要打人。

有时她闹脾气不吃饭,道真就用调羹喂她。她剩在碗里的饭,道真都吃掉,她还说大家都嫌她脏。我也经常给她洗脚,吃她的剩饭。我们越是这样,她越是骂我们嫌她脏,嫌她不死。她从年轻就经常拉稀,年老的时候几乎每夜都拉在床上,她就用棉被盖起来。早上棉被褥子被大便沾在一起,道真都要给她刷洗一遍。道真一面给她洗大便,她一面大骂道真装样子给人看,掩盖她的“嫌脏”。她夜里不睡觉,整夜地闹,不时地大声祷告求主让我们全家都死光光,闹得全家人不得休息。

有时,村里的人从家门口经过,她就跑出来给人家磕头,求人家救救她,说三元一家想把她活活饿死,只要家里没有了外人,全家人就打她。一到下雨的时候,她闹得更起劲,往二里路之外的村里跑,一面跑一面喊,越不让她跑她就越跑,拉她回家,她就大喊:“哎哟!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最后只好让她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跟着。到了村里,有人问她:“大娘,你怎么下着雨跑出来了?”她就说:“我的兄弟呀,你想我愿意往外跑吗?我还不知道天下雨吗?我今年八十多岁了,我不怕地滑摔倒吗?我要是有半点办法也不会下着雨出来呀!”他们不相信地说:“怎么会打你呢?”她用力摆着手,煞有介事地说﹕“哎呀!我兄弟啊,你可是不知道啊!” 看那神情,听那声调,谁都看不出她说的完全是没踪影的事来。

有一夜她跑掉了,我找了半夜也没找着,最后她还是被别人送回来了。

一九八〇年,我的大儿子出生了。道真是剖腹产,出院后需要静养。但白天远远近近的弟兄姐妹都来看望,来人不断,一点休息时间也没有。爱真娘白天呼呼大睡,一到黑夜就整夜大声咒骂:“主啊,让他们生的这孩子赶快死掉吧,让这孩子瞎了眼,他们肯定生不出好东西来。让他们的孩子长大,把他们活活掐死!”“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会打洞。你们整天伤天害理,肯定生不出好孩子来。”“主啊,让他们的孩子赶快疯掉吧!”如果让她自己在一个房间,她就说大家都嫌弃她。让她和我母亲在一起,她就打我母亲。那时我母亲生病了,经不得生气。我们只好让她和我们在一起,给她另搭一个床。道真把一个装灰的便盆放在她床前,说:“你可以在屋里大小便,早上给你端出去。你什么时候起来我就给你打手电筒。”她整夜不停地叫骂。道真说:“爱真娘啊,我白天没时间休息,夜里你让我睡一会吧!”她怒气冲冲地大声说:“我看你是不困,如果真困,你怎么都能睡着!”“这真是人不在时上,鳖不在泥里。你们正在时上,光想睡大觉,我不在时上,连说句话你们也不让说!”

有一天,她竟然自己跑到公社管理区去备案,说她一个孤苦老人,有很多钱,我把她骗来,说要养她老,却把她的钱偷光,现在又想把她害死。然后说:“你们看,我现在虽然八十多岁,可身体还这么壮。一旦有一天我死了,那就是三元把我害死的!”

我从心里感谢主,他给我们摆上的每一件事都是好的,甚至不能仅仅说是“好”,而是“最好”。最后这几年的逼迫,都是因为接待信徒的缘故。在最严重的一次逼迫刚进入尾声的时候,我把这个“耶稣头头”接来了。自从她来后,我整天心惊胆颤,生怕政府和村里人再拿这事当借口逼迫我们。主知道我的软弱,借着爱真娘熬炼我了。她来了,专门到世人中间和政府那里,故意给我惹事。

我最受不了的是她败坏信徒。那时弟兄姐妹的灵性情况与他们对我的看法有着直接的关系(当然我不希望这样,而是希望他们的根基建立在主自己身上,然而那时的事实却是这样)。来苌庄家的弟兄姐妹,除了本地的,也有外地的,远处的都是“慕名”而来。每当有人来,她就凑上前去“诉苦”,说我如何如何不给她饭吃,如何如何苦待她,嫌她不死。她这样没完没了地闹,如果她是精神病患者还好,大家不会当真,可是她非常正常,还很会讲道,这就给人埋下好多疑惑。弟兄姐妹很单纯,接受不了我有半点不好的地方,如果他们一旦真的相信我有什么不好,不但会使许多人软弱,甚至会使一些人跌倒。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