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阅览
简体版圣经 灵修版圣经 新译本圣经 思高版圣经 吕振中译本 英文版圣经 韩语版圣经 拼音版圣经 原文版圣经 多语言圣经
圣经朗读
旧约朗读 新约朗读 圣经故事
解经释经
圣经研究 圣经讲义 旧约注释 新约注释 圣经综合 查经资料
经书下载
圣经下载 释经下载 灵命书刊 神学书刊 婚姻家庭 主仆文选 其它资料
灵修资料
灵修分享 信仰栽培 故事比喻 生命交通
教牧书刊
造就灵命 主仆装备 神学其它 婚姻家庭 问题解答
牧者讲章
证坛讲章 受难圣餐 基要真理 复活节讲章 感恩节讲章 圣诞节讲章 唐牧师专栏 释经讲章 讲章精选
诗歌赞美
赞美之泉 赞美诗选 迦南诗选 节日诗歌 其它诗歌
图片收藏
经文图片 教堂图片 诗班图片 景色图片 花草图片 综合图片
忠仆侍奉
传道侍奉 认知侍奉 侍奉方法
主日学习
课程资料 其它资料 资料下载
福音幻灯
生命系列 综合系列 讲章系列 诗歌系列
神仆文集
史百克 江守道 众主仆 刘志雄 黄迦勒 时代教牧
主恩见证
生命重生 奇妙主恩 生活职场
教会视频
诗歌视频 节日视频 其它视频 经文诗歌 讲道视频
生活乐园
衣食住行 生活常识 健康知识 家庭救护 儿童宝宝 幽默开心 生活综合 婚姻家庭
综合长廊
常用对联 综合其它 辨析异端
好消息TV
好消息一台 真理造就台 CGNTV中文台
其它信息
首页 > 神仆文集 > 时代教牧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十三章:炳昌大叔(二)

时间:2018-11-21  热度:

在大叔被教养的时候,有一个神迹,我觉得值得记下来。炳盛二叔家住泰安马庄,在村里受管制。关押大叔的教养所在王村,离济南约有一百华里。有一天炳盛叔和村干部到济南给村里办事。驻地期间,他向干部请假,要趁这个机会去看望大叔。他连夜从济南坐火车到了王村,下车后,只见眼前有一条路,就顺着这条路走了下去,居然一直走进了教养所的办公室门口。他就坐在门前等天亮。

上班的时间到了,办公室有人走出来,见炳盛二叔坐在门口,无比惊讶地问二叔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因为人从外面进来要通过两道门,有全副武装的警卫站岗;有两道门就有两道墙,其中一道墙很高,上面电网密布,按常理,外人根本不可能畅通无阻地进到这里。炳盛二叔回答说,我就是这样一直走进来的。那人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若有人擅自往里闯,门卫会开枪的,即使往你腿上打一枪,你也走不了了。

后来,培让哥(炳盛叔的儿子)也去看望大叔,在王村整整找了两天时间,才找到关押大叔的地方。可见若不是神迹,在那极为有限的时间内,二叔是不可能找到大叔的。

启示录第二章八至十节,是主耶稣给士每拿教会的书信。当时的士每拿教会正在苦难中。主说:“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一会的人。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2:9、10)。

士每拿教会所有的光景主都看见了,他们的患难、贫穷,主都知道,就连那些毁谤他们的人所说的毁谤话,每一句主都听见了。可是,主没有将苦难拿走,反而预告将会有更多的苦难临到他们,并鼓励他们“不用怕”。魔鬼不过要将他们中间的几个人下在监里,而不是全教会。这“几个人”是神拣选的、预定的,要借着苦难,使神得荣耀,使教会蒙祝福。“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这里主告诉他们,他们所受的苦难是有期限的,不过“十日”,不会多,也不会少,因为圣徒所经历的一切,是不会超过神所定的时限的。大叔的经历正是如此。

他被教养之先,主藉弟兄姐妹给他加添“心力”。二叔去教养所看望他,主用超自然的方法把他带进去,却没有像天使领彼得出监牢一样,把他带出来。

可见圣徒为主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主照他的美意所允许、安排和限定的,何其宝贵!因此,我们不管遇到何种环境和试炼,都只有谢恩!

早在大叔刚蒙恩不久的时候,他读经读到所罗门求智慧,好知道如何牧养以色列民,蒙了神的悦纳,于是他求主说:“主啊,求你也赐我智慧,使我明白圣经的奥秘,也能讲说圣经的奥秘,牧养信徒。”夜间,他梦见主对他说:“你求什么我可以给你,可是你要向我求什么呢?”他站在主面前,却不知道应该求什么了。主说:“你求有‘大信心’呢,还是求有‘小信心’?”他说:“主啊,什么叫做‘大信心’,什么叫做‘小信心’呢?”主说:“我给了你‘大信心’,你就是对这座山说投在海里,我必立时给你成全。不过,弟兄姐妹会离你非常遥远,与你拉开很大的距离。”在梦中,他回头看到众弟兄姊妹离他非常非常遥远,如果不是在梦中,这距离根本不可能看得见他们。主说:“‘小信心’就是你在弟兄姐妹中,是最为普通的一员,他们软弱,你也软弱,他们忧愁你也忧愁……你带领他们一起走,到我这里来。”他说:“主啊,我就要你说的这‘小信心’,不要这‘大信心’。”我想,这梦对他一生的侍奉都是有影响的,自此,他凡事体恤弟兄姐妹的软弱,以他们的软弱为自己的软弱,以他们的重担为自己的重担。

有一位信徒,家里一贫如洗,后来犯了偷盗的罪,被人发现后受了很大的羞辱。大叔听说后,自己有特殊原因不能亲自去,就打发同工步行一百多里路送钱救助他。大叔嘱咐同工,见面后不要责备他,他什么道理都懂,更不要揭他的伤疤,不然只能触动血气,起不到任何帮助的作用。只要他饿了就给他吃,渴了就给他喝,求圣灵自己作工。

有一年,大叔说主给他引导:“你要做众人的仆人。”他是医生,村里人不时地找他看病,无论什么人,无论什么时候,是半夜还是雨天,总是随叫随到,从无迟到。有一次,村里的一位干部生病了(不知什么病),需要连续注射四针,每针间隔六小时。大叔给他打完第一针,第二针要在夜里两点钟打。病人的哥哥陪护,大叔对他说,如果到时候我醒了,我会过来,如果快到点的时候我还没来,可能是我睡着了,你就去喊我一下,千万别错过点儿,不然就可能救不过来了,有生命危险。大叔走后,他哥哥想,时间还早,先打个盹儿再熬夜吧!哪知这一打盹儿就睡着了。等他醒来,天已大亮,他哥哥猛地一下跳了起来,嘴里连说:“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完了!”他弟弟说:“你怎么了?”他说自己睡着了,耽误喊老赵来打针了。他弟弟说,两点的时候,老赵自己来了,见你睡着了,没惊动你,自己给我打了针就走了!

虽然大叔救了他的命,但这个村干部对大叔一家却很不好,多次欺负大叔的儿子亚伯哥。大叔虽然不恨他,心里却对他感到不满,里面有声音对他说:“你要恩待那忘恩的和恶待你的!”从此,大叔再也没有这种不满的感觉了!

由于大叔和主家的弟兄姐妹在村里的美好见证,文革结束之前,应全村贫下中农要求,村里先后三次向县里写报告,要求给大叔摘掉右派帽子。报告中列举了他许多感人的事迹,其中有的他并没有做,是村里的人为了达到给他摘帽的目的而杜撰的。

大叔几次对我说:“你作的《我家不在这里》那首诗歌,我最喜欢的是最后那两句:‘我虽软弱难前往,主是我的力量!’你大叔这一生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有一次,杜锡常大叔讲述自己文革中的一些经历时提到,一天晚上,村里的民兵到他家查户口。民兵走后,他立刻找到村支部书记家中,追问那晚是普查还是抽查,如果是普查无话可说,如果是抽查,为什么单单查我?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叫你们不放心的?结果人家只好向他道歉,从此再也没有去他家查户口。另有一次,公社里通知他到公社去一趟。他到了公社,看到屋里很多人围成一圈坐着,却没有他坐的地方,只在中间留出了一个空地。他便知道这是要找他的麻烦,于是自己找了一个坛子放在正中间,坐在上面。有一位干部问:“杜锡常,你现在还信耶稣吗?”他说,“信呀!”那人说,你们信耶稣的人中出了个某某某,犯了什么什么错误,你还不退出来,为什么还信这个呀?!他说,“那更得好好信!你们党内不是也出了个刘少奇,还有林彪吗?你们总不能为着这个退党吧!我们也是这个道理。”他们竟然无话可答。他说:“你们叫我来就为这事呀?”“就为这事!”“还有别的事吗?”“没有了!”“没事我走了。”说完他起身走了。我想,在当时那种严峻的形势下,如果不是主掌握一切,他这样应对来去自如,没受到任何处理,是不可思议的。

大叔听他讲述这些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异像:锡常大叔昂首挺胸,充满勇气,弟兄姐妹围绕着他,也都不怎么惧怕,自己却像一个五六岁的小赖孩,跟在妈妈后面,抓着妈妈的衣角哭咧咧地说:“娘啊!他们又打我了!”大叔说:“我一生就是这样过来的。”

文革刚刚开始的时候,村里把耶稣家庭的人都召集在一起,从中把几位同工分别了出来,最后把大叔从同工中单独分了出来,就像当初在何烈山上一样,从以色列人中把众祭司众长老分别出来,又把摩西单召出来。村里的干部对大叔说:“你觉得村里对你怎么样啊?”大叔说:“很好!”干部说:“是的,你在村里虽然是外来户,又是右派,可是村里没拿你当外人。村里现在打算办个卫生室,这个卫生室准备交给你来办。你的右派帽早就想给你摘掉,可惜每次打报告,都因你信耶稣县里不批。现在只要你表个态,说不信耶稣了,你的右派帽马上就能摘掉,卫生室马上可以办起来。你也知道现在的形势,戴着右派帽还信耶稣会有什么后果。”大叔说:“好吧,让我想一想再回答你。”过了一会,他们问他想好了没有?大叔回答说:“想好了。”他们问是怎么想的。大叔诚恳地对他们说:“村里不论是干部,还是群众,真的都对我非常好。我想,大家待我越好,我越是不能欺骗大家,欺骗领导。我明明不可能不信耶稣了,让我说不信了,这不是欺骗领导吗?所以,我想我不能说这句话!”村干部们非常生气地说:“这样,你就回去等着瞧吧!”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看见天为他开了,有极大的喜乐降下来,充满在他的心里。

逼迫最严重的时候,他看当时的情形,想自己这次可能活不过去了,就说:“主啊,如果你的旨意是让孩子为你的名而死,我愿意为你死!”主说:“你愿意为我而死吗?”“主啊,是的,我愿意!”“那么,你以什么样子为我而死呢?你拿出为我而死的态度来让我看一看。”本来,他想一个人为主殉道,会像现代剧中所演的刘胡兰一样,满有那种“头可断、血可流”的英雄气概,没想到自己并不是那样,而是从外表来看毫不刚强,非常柔和,就像没有骨头,像羊羔那样温温柔柔地引颈受戮。

全村主家的弟兄姐妹每晚都在大叔家里聚会,唱诗祷告查圣经,文革之中,无论形势多么严峻,从未停止过,而且不断有外来的弟兄姐妹参加。即便是在大叔挨整的时候,他白天挨批斗,脖子上挂着大牌子游街,晚上照样带领弟兄姐妹在家里聚会。虽然他住的地方非常狭小,左右邻舍又都是村干部,但是大家唱诗的时候,我从未见他因怕外人听见而提醒大家声音小点。在那个年月,信徒们能坚持聚会的很少,能照常接待弟兄姐妹的更少,能不怕人听见唱诗祷告的声音,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有一封信,是大叔在那个时期写给我的,内容如下:
 
三元呀:

从你走后来往的弟兄姐妹仍然未断,最近(农活)忙开啦。

来人(外来弟兄姐妹)大见少了,有一夜人还很多,大队里民兵连长还有几位带着枪来查问。他见一家人(指在场的全村弟兄姐妹,不是单指他个人的全家人,这是因为全村信徒大都是原耶稣家庭的成员,所以还是称一家人)都坦然无惧,我也预备当晚或天明受审。感谢神,他还看时候不到,没容许他们说出一句恶言。他们只说你们这个做法,大队里是不支持的,就走了,直到现在仍然平安无事。晚上的聚会仍没有间断,请放心。

这家里,你这些哥哥们兄弟姐妹们、老人们都愿给你寄信,今晚上都说恐怕容不下,先叫我寄,以后他们再寄,写好的已有恩普的,乐洁的,一并寄上。

东乡的那位姊妹(曾作《耶稣啊,你真爱我》七节歌的那位),来这里住了三天,看着她真像琢磨好的玉石一样,很温柔。她又作了几句诗歌,调用南风吹来:“亲爱的弟兄,你还得学习,你还得忍耐,要谦卑。你还得忠心,你还得诚实。你还得爱人,爱到底!”

代问玉华、玉莲、道真安!
叔炳昌上
三月八日
 
这封信寄来的时候,苌庄正在经受严峻的试炼。大叔和家里的弟兄姊妹因为挂念我,给我写了信,可惜信上只有几月几日,没有写哪一年,我也记不得是哪一年了。那时我还没有结婚,我想大约是一九七六年。

这封信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励。在那种恶劣的形势下,任何地方的基督徒聚会被发现,都不可能什么事也没有、平平稳稳地就过去了,更何况聚会是在一个右派分子家中!干部亲自带民兵来查个正着,面对着满屋正在聚会的基督徒,竟然只说了一句“你们这个做法,大队里是不支持的(这句话实际上是一句让人越想越好笑的废话),”连一句恶言都没有说就走了,后来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这在人看来真是不可思议。

炳昌大叔信中所提到的“东乡的那位姊妹”,名字叫刘秀荣,五十多岁,不识字,家在昌乐县伍图镇邓家村,她也有美好的见证。文革中,她为主的名经历了很大的逼迫,经常挨批斗。有一次,她和几个“牛鬼蛇神”一起在台上弯着腰低着头被批斗。过去有一种蚕丝做成的线,叫做丝线,很细,韧性很强,不容易断。人们就用那种丝线两头加上砖,挂在他们的脖子上。砖都是从坟里扒出来的,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特别大,一个大约八斤重。每人要加到八块砖,一边四块。那些“牛鬼蛇神”被加砖的时候,细细的丝线勒进了肉里,立时血肉模糊,一片鬼哭狼嚎,噢噢乱叫。但当他们给她加砖的时候,奇妙的事发生了,当两边加到四块的时候,线就断了。他们重新挂,又断,挂了多次,每次都是如此。有一个红卫兵奇怪地摸她的脖子,说:“看她的脖子里弄上了刀子,为什么一加砖,这么结实的线会坠断呢?”

刘秀荣所在的村子很大,文革中有两处聚会的地方,一处在她家,一处在另一位同工家中。虽然在大逼迫之中,弟兄姐妹还是暗暗地坚持聚会。有一天,那弟兄家的聚会被村里发现。村里通知这位弟兄晚上去大队问话。那位弟兄信主时间不久,刘秀荣听说之后,知道将有极大的试炼临到那位弟兄,担心他软弱跌倒,决定主动去陪伴他,无论遭遇什么事。晚上她主动去了大队,去了之后,见那位弟兄还有几位姊妹都在那儿。她不但信耶稣,家庭成份还是地主,村干部见她自己主动来了,就把那几位弟兄姐妹训斥一通,让他们回去了,只留下她自己在那里。那时正是腊月,刚刚下过大雪。据刘秀荣回忆,那次的雪特别大,多年都没有这样大的雪,地上约有三十公分左右的积雪。村干部命令她跪在雪地里,没有打,也没有骂,只是勒令她脱去棉衣,只穿着单衣跪在院中。她在夜间的寒风中整整跪了一宿。开始约半小时,寒风好像要把她的骨头都刺透了,半小时之后,好像来了暖风,浑身温暖,也不累。跪到天未亮,干部问她冷不冷,她不作回答,干部就把她赶回了家。

经过这些之后,她作了一首灵歌,叫做《耶稣啊,你真爱我》,歌词是:
 
耶稣啊你真是爱我,你为我舍命流宝血。
你为我受了些折磨,你为我活活钉杀。
我应当甘心为主活,也应当甘心背十架。
也应该爱人爱到底,也应该顺服主旨意。
作主兵听主的号令,多操练才得主大能。
背十架才换主恩典[1],主的爱何等丰满。
劝兄姊各人向主要,多祷告把油预备好。
聪明的把灯剔亮了,愚拙的灯快灭了。
这条路各人要认清,这条路步步有大能。
这条路被世人践踏,这条路不是宽大。
作籽粒必须被风刮,风若刮两下分得清。
把籽粒赶快收拾好,那糠秕随风就跑。
我罪魁浑身净恩典,在主的帐幕里真平安。
在主的帐幕里真安然,主负责样样完全。
 
我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因为它表达了一种灵性光景。她虽然经历了这一些,却丝毫没有感到自己爱主,只觉得主爱自己,只觉得自己不配,是一个不配蒙恩的罪魁。是的,一个真正看见主的人,无论做了什么,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丝毫地爱主;无论为主做了什么,若比起主对自己的爱,那还能叫做爱吗?只会感到亏欠。

大叔的大女儿名叫天洁,比我长一岁,我叫她天洁姐。天洁姐十几岁的时候,由于年轻,有一段时间很爱打扮。大叔看在眼里,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为她祷告。禁食几天之后,才把她叫到面前,劝导她敬虔,专心爱主,不要爱世界和虚浮的荣耀。父亲的劝导,不但使她改变,也影响了她整个的人生。

天洁姐嫁到临清,做了焕灵姑的儿媳妇。临清距临朐约七百里路。焕灵姑是主家非常爱主的一位老人,大叔同意这门亲事,不但为着焕灵姑,更是希望天洁姐服侍那一带的弟兄姐妹。还有一层原因,文革期间,大叔受管制,不能随便出门,但借着看望女儿,就可以有机会名正言顺地沿途看望弟兄姐妹。

焕灵姑是位医生,在医院里上班,中午常常不回家,就带上一包煮熟的地瓜干当午饭。她想,瓜干是甜的,这样可以省下作菜的时间和钱。同事们很不理解,问她为什么这么节俭,她说:“俗话说‘自己吃了填坑’,难道填坑还非得用好土吗?”

有一年,她家建新房,墙已经垒到一米左右了,忽然邻居找来了,一定要他们把墙往后退一块,让出一块地皮,给他们家放地排车。这种要求当然很无道理,但如果不让,对方就找上门来争闹。焕灵姑是在娘家落户,地基是娘家的,那天,她正好不在家,她丈夫很老实,处理不了,等她回来应对。焕灵姑回来听完事情的缘由,立刻说:“这事好办,让出一块来就是了!”全家人都不同意,说,自家的地基,墙已垒这么高了,凭什么让?再说房子是按着地基设计好的,如果地基缩小了,不但墙得拆了重新垒,而且房子也不像样子了。焕灵姑说:“哎,地上这个家不就是个客店吗?住不长就走了,咱的家又不在这里,咱的家在天上。何必拿这些事较真”。就这样让了出来。

天洁姐是为着服侍主,顺从父亲的意愿而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的。主没有放松她,为她摆上了许多功课。临清是一个小城市,天洁姐的户口是农村的,户口一直落不下。别人常常歧视她是农村来的,是没有户口的黑人。她丈夫很老实,也不遮风,也不避雨,顶不起事来,有为难的事情都得把她推到前头。她刚嫁到临清时,年龄小,很想家。焕灵姑虽然爱主,却很不细心。天洁姐一年回家一次,一说想家,焕灵姑就说:“想什么家,这里又没有难为你”。她公公脾气很特别,天天在一起,很受造就。有时一顿饭为他做几次还不吃。有一次,天洁姐做好饭给他端到跟前,他不肯吃,也不说为什么,于是重新再做,再次端到跟前,他还是不吃。一顿饭反复做了四次,他就是不吃。最后天洁姐问他要不要吃某店的名吃烧饼夹肉,他才哼着点了点头。按那时候的生活水平,这样的饭平时是吃不起的。天洁姐跑了四里路买回烧饼,他才自顾自地吃起来。他身边坐着九十岁的老岳母,一点儿也不让她分享。天洁姐在主家里长大,从小所受的教导都是舍己爱人,大事小事先想着别人,对此很不习惯。

每次回到大叔身边,她从来不诉苦,免得父亲挂心。每次走的时候,大叔送她到车站,直到车子开走。从家里到车站约四五里路,俩人一边走一边交通,大叔一再叮嘱她要孝敬公公婆婆。有一次,她实在憋不住了,说:“爸爸,您知道吗?俺那个爸爸不像您这个爸爸!”大叔听出她话里有话,说:“孩子,如果父慈子也孝,那是以好换好,两好合一好,算不得孝敬。父不慈子却孝,这样的孝敬才是真孝敬”。

大叔说,他曾经历过十次死的危险,主都救了他。 其中有一次,他从寿光去临朐,路上要经过几个不同武装队伍的占领区。当他走过一片高梁地的时候,发现有些带枪的人正在活埋人。高梁地这边是解放区,那边却不是,当有人从那里经过时,他们不由分说抓住就活埋。他一走出高粱地,立刻被他们发现了。有一个当官模样的人招手让他过去,过去之后,有几个人围上来用枪指着他,喝道:“你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他回答说:“从寿光来,到临朐去!”“干什么去?”“去传道!”“哈哈,别走了,你已经到家了!”这时,那个当官模样的人走过来,歪着头打量了大叔一会,向几个当兵的摆了摆手,他们立刻闪到一边去了,又问了他几句话,便挥挥手让他走了。同一条路上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从大叔后面越到他前面去,大叔亲眼看见他被他们抓住活埋了。大叔后面的一个人,也被抓住活埋了,只有大叔自己平安地过去了。

文革刚刚结束时,大叔去临清途经济南,其鸿哥去车站送他。他见到其鸿哥,从心里爱他,一心要送他点什么表达心里面的爱,可想来想去,所带的东西中什么礼物也不能与这爱相称。后来,他郑重其事地把其鸿哥叫到面前,语重心长地说:“其鸿啊,大叔要送你一句话:大叔这一生,遇到过这么多人,经历过这么多事,知道世上只有耶稣最为可爱、可靠、可亲!”其鸿哥立刻流下了眼泪,大叔也从心里觉得释然。
 
[1]“恩典”是白白得到的,不是用什么换的。我想,此处的“恩典”,应指得胜的属灵蒙福经历而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